•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中国国家企业新闻网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中国国家企业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拼多多  集美良品  积碳净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信息 >

决定企业未来命运的是产品溢价能力 老太强吻小学生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8-01-01 12:04

决定企业未来命运的是产品溢价能力 老太强吻小学生

 
  “今年我将集中精力做好三件事,一是推进事业合伙人制落地;二是抓好产品品质、服务品质,进一步提升产品的性价比;三是进行架构调整,包括运营效率、流程、组织等方面。”在绿城中国销售规模不断提升时,绿城中国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曹舟南开始沉下心来做实企业的基础。
 
  曹舟南是火线上阵。绿城在经历各方博弈后终于在2014年年底迎来了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集团”)这一大股东,收住了纷乱的局面,但也有一大堆问题需要解决,业绩、负债、惶惶的人心以及如何使绿城稳健发展等摆在了案头。
 
  这几年,曹舟南力挽狂澜,少有停歇,“关于绿城的发展我每天都在想,甚至做梦的时候都在想”。“拿命拼”与“不负卿城不负君”的心怀,绿城不仅从泥潭中走出,2016年顺利完成千亿夙愿;而且在实施了严格的法人治理结构下,资金充裕,土储充足,在轻重资产融合发展的状态下,发展也更加稳健。按照曹舟南的设想,各方面发展得理想的话,未来绿城有望触碰2000亿元规模。
 
  在行业发展的新时期,曹舟南表示,企业通过获取高价地以博取未来的高房价的模式已经不行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新的调控下,我们必须要对这个开发模式进行破坏,从你自己的心里破坏掉。决定企业未来命运的,就是你的产品溢价能力。任何一个企业抛开核心竞争力去做,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把这条船开得更稳健点
 
  什么时候运营企业感到艰难?绿城现在什么样业务或事情是你最为担心的,或者说急需解决的。
 
  曹舟南:我认为,对于我而言最大挑战倒不担心宏观形势和市场的变化,这倒不是我的能力有多强、水平有多高、预判能力有多强,看得有多准,我老是和我的团队讲,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市场、企业内部的运转、人,甚至做梦的时候都在想这些事情,包括我父母都在讲,你是在用命在拼,我说你讲得对,这三年间不用命拼,哪有绿城的今天。
 
  用心用情极致后,我对外部的变化倒不担心,主要担心是团队。
 
  团队方面你主要担心什么?希望他们怎么做?
 
  曹舟南:尽管从目前来看,我们的团队相对于其他企业来说职业化水平较高,特别是在工程领域的专业性很强,但他们的意识还需要加强,需要对进入的每个城市,拿到的每块土地,购买我们物业的每个客户,是否有充分的尊重;各个城市的总经理对于团队是否用心用情在全部投入,我觉得我们的团队在这些方面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这几年执掌绿城中国下来,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曹舟南:这几年最大的感想对于我个人而言,一是财富累积也差不多了,职业生涯中也证明了自己是踏踏实实做事的人。现在,我想得更多是希望给大家一个安身立命的平台,做得健康点,不要老是风声鹤唳的,说公司危险了,资金链断了,撑不住了,让大家很安心。现在很多房企都被传这个那个,但没有听说绿城有安全问题。希望作为掌舵人,把这条船开得稳健点,把不确定因素、风险考虑的多点儿,让大家有个安心、稳定的安身立命之所。
 
  二是,绿城这个品牌是宋总打造出来的,起码在宋总有生之年我不希望让他看到这个品牌砸掉;而且我这个人心气很高,不但不能有这样的结果,还希望让他看到另一面,他的品牌得到进一步发扬光大,它的品牌价值在不断的提升。
 
  今年你的重点工作有哪些?
 
  曹舟南:今年我将集中精力做三件事,一是推进事业合伙人制落地;二是坚决解决产品品质、服务品质与性价比,这件事抓好了,绿城中国会永远没有问题;三是进行架构调整,包括运营效率、流程、组织等方面。
 
  房产、管理、资产、小镇、生活集团五大业务板块各自的业务表现进展如何?
 
  曹舟南:绿城房产集团,即传统房地产投资开发业务,我们还是要传承老绿城的品质,同时,在产品策略、财务策略、运营策略等方面都进行了调整;未来,我们将业务的70%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另外,我们还建立了一个“262”产品模型,前20%是要在主要城市盖地标项目,体现绿城品牌的价值,这类项目只要打平就行,甚至微亏也能接受;中间的60%做盈利项目,追求周转率。剩下的20%,我们要尝试做第二品级产品。
 
  以往绿城的房子只覆盖前2%人群,后来扩充到了5%,但我们想把整个客户群体扩充到前30%。绿城正在考虑建立一个新的子品牌,对应中端的、最具有性价比的产品。
 
  二是绿城管理集团,即代建业务。目前,绿城代建业务手中有180多个项目,土地超过3000亩;今年的利润规模有12亿元,明年计划新增70个项目。绿城代建业务的战略目标是,做中国房地产行业标志性的轻资产公司。
 
  三是绿城资产经营集团,即金控平台业务。绿城手中握有276亿元货值的酒店及持有性物业,我们将它们从城市公司中剥离出来,放到资产经营集团中去,让专业的人去管理,希望通过金融化、证券化来盘活这部分资产。绿城还在建设自己的金融体系,已经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了融资租赁公司,做了很多供应链融资,形成了很大的融资规模。
 
  四是绿城小镇集团,即小镇建设业务。绿城的小镇做的非常早,目前主要品类包括文旅小镇、养生养老小镇、文化创意小镇和生活小镇。通过这几年做下来发现,政府欢迎产业先导的投资企业进入,从产业的溢出形成人流的溢出,小镇的未来就是产业问题。
 
  五是专注于生活服务领域的理想生活集团。我们理解的美好生活是,硬件一定是最好的房子,然后再配置最好的服务,构成了美好生活的体系。
 
  决定企业未来命运的是产品溢价力
 
  商业环境改革正在激荡变化,地产同业应做什么,不做什么?
 
  曹舟南:房地产行业的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个行业原来的模式是,企业通过今天获取高价地,博取未来的高房价,但现在这个模式真的不行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早就读懂了,这个模式已经咔嚓掉了。因为房价被严格控制了,必须要对这个开发模式进行破坏,从你自己心里破坏掉。大家要还是这个老思维,那对不起,就是宋总的话,你在找死!
 
  绿城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在做价值模式,我们有竞争能力,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敢反周期投资的原因。绿城中国在没有土地红利的情况下,靠开发也是可以获利的。但我们也不能固步自封,固守原来的产品模式取得市场地位。绿城要通过不断的产品创新,获得市场的溢价能力。
 
  决定企业未来命运的,就是你的产品溢价能力。任何一个企业抛开核心竞争力去做,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未来如何判断?
 
  曹舟南:我很反感房价无限期上涨,天下哪有这样的商业逻辑。所以现在房地产行业进入到了新的拐点,我是理解的。但中国房地产市场大跌不可能,这里有GDP的需要、老百姓(603883,股吧)资产需要、稳定需要,微跌5%~8%点是可能的,大跌不可能。
 
  国家正在提出“将改革进行到底”,具体到房地产行业的改革,各种建议说法很多,作为市场主体的一线实践人,你认为行业应该怎么变革才好?
 
  曹舟南:国家推出的供给侧改革还是很有必要的,也适应于房地产市场的改革,从供给端进行调整。但我认为有些问题还需要再关注,如行业的进入门槛较低,房地产开发资质较低,今天还是农民,明天洗洗脚就可以上岸做房地产开发商,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但像美国、日本等国家,你有钱可以去买地,但没有资格建房,你的公司需要具备完善的设计师、造价师队伍与资质,才能开发建房,但国内对于这方面的限制还没有。从美国、西欧后房地产时代发展来看,投资与开发分离将是趋势。
 
  另外,我们的长租公寓的推进,各个城市要有长远的规划,哪些应是人才公寓房,哪些应是进城务工人员公寓,要有良好的规划,并且要保证品质,要与城市的发展、机理融合,不能过几年就出现空置甚至被拆迁的命运。
 
  总之一句话,希望这个行业可以健康稳健的发展。
 

分享到:
编辑推荐
精彩热图
Copyright 2013-2017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 版权所有 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删除 17000555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