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中国国家企业新闻网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中国国家企业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拼多多  积碳净  集美良品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营与管理 >

如何真正重塑企业的生命力? 扎针事件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11-13 13:57

如何真正重塑企业的生命力? 扎针事件

金融危机后,为什么一些曾经在全球叱咤风云、貌似强大的企业消失了,如雷曼兄弟、诺基亚手机等;为什么一批原来站在技术浪尖的明星企业迅速衰落,如黑莓、摩托罗拉等;为什么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能让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快速崛起,如特斯拉、小米等。

事实上,整个商业历史一直有这样一个规律,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面临生存与死亡、崛起与沉沦的命运挑战。我走访、合作、研究过很多企业,无论是全球的巨无霸IBM、Google、特斯拉,还是中国的新兴企业去哪儿、红领、艾比森。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这些企业都能发出一种独特的、在特定时代下的企业生命力味道。

例如,每次走进IBM在硅谷的研发基地,会感受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强大、深邃的知识海洋;不用到Google的现场,只要点击它的页面,我就会闻到宇宙空间的生生不息;进入特斯拉的汽车体验店,简直就像进入一间艺术游乐场。在中国,当第一次来到深圳艾比森公司,浓浓的IT市场味让我有莫名其妙的回到硅谷的亲切感;纵览红领的现代化流水线让人感到好似亨利·福特再造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气息;而当穿过中国最大在线旅游互联网企业去哪儿的办公区时,我仿佛走进曾经站了七年讲台的伯克利加州大学,在那,空间里充满了信息数据的气流、空气中飘逸着工程师们的灵性和味道。

那么,这些企业的生命力的源泉是什么?应该如何认识其潜在价值?又应该如何重塑企业的生命力?

企业DNA:寻找企业生命力的源泉

这些现象让我对十多年来关于全球化竞争下的企业商业基因课题又有了新的认知。长期对500强和中国成长型企业和企业家的观察、研究,一次次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企业作为一个生命体,它所散发的那种特殊的生命气息、生命状态或生命味道,能发出一个企业生命力强弱的信息或信号,这种信号正是源于该企业的DNA或者这个企业DNA的基因要素。

要弄清楚一个企业能做多强、活多长、长多大,就要探究企业DNA的深层机理,进而指导企业生存、发展、进化和传承。否则,我们将永远不解事物之本质。

借用生物DNA的深层机理来探索企业DNA的深层机理能说明问题。生物DNA译为脱氧核糖核酸,是一种由多个基因构成的分子,可组成生命遗传指令。以一个生物的DNA为例,一只绿色青蛙的DNA决定了它将永远是绿色的青蛙,而非狼或人,是因为它的基因与别的不同,除非它的内在基因要素及其结构因事故而遭到破坏或突变。

在这里, “ D N A ” “ 基因要素” “ 结构”是不同的关键词。像生物DNA一样,企业DNA决定企业生命力,并有其独特的基因要素和结构。

大量对企业的观察和研究发现,关于企业DNA、基因要素以及结构普遍呈现出一定的规律。其中有两个规律非常明显。

● 无论企业成功与否,企业领导者的DNA由特殊商业基因要素组成,并直接影响企业的DNA及其企业的核心商业基因要素;

● 企业领导者的商业基因转化为企业组织的商业基因时,领导者的DNA会影响企业领导者基因与企业基因之间的结构。

这两个规律分别有其系统的、深层次的内在机理,是本人近几年一直在研究的课题。这里仅重点讨论在企业DNA的构成中,企业领导者DNA的三项商业基因要素及其对企业生命力的影响。

通常,企业领导者的风格能决定企业的风格。例如苹果公司的产品很酷,是因为乔布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的行事风格;特斯拉的汽车很潮,与Elon Musk超乎常人的天才般作风有关;去哪儿很简洁,要归功于庄辰超追求本质逻辑的知行合一风格。

尽管每个企业领导者表面上都有不同的风格,研究证明,在深层次上,他们都有一些重要的、共同的商业基因。这些重要的商业基因要素包括(但不限于):

● 领导者的创业力基因要素

● 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要素

● 领导者的灵感力基因要素

创业力基因:企业生命力强弱的关键能力

创业本身是创造、改变、冒险、培育的代名词,创业力基因是企业领导者在行为方面表现出的强烈的善于或不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自我革命的能力和力量。

例如,马云通过建立互联网平台解决了中小企业商品流、信息流、资金流的难题;乔布斯解决了广大用户使用体验的新问题;Musk解决了能源资源枯竭的难题;中国最大旅游在线平台去哪儿的创始人庄辰超解决了消费者对更便宜、快捷、方便的需求。

很多人都在这些领域以各种形式创建不同的企业,但是,马云、乔布斯、Musk、庄辰超等企业家领导者都无独有偶地比一般人有更强的行动、能力、力量去颠覆传统,以全新方式创建企业和商业市场。在早期他们被很多人误解为疯子、骗子,或认为他们做的事不靠谱、不可能。这使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必须极大地发挥创造性的才华,潜心琢磨解决问题的创新方法。同时,还要以顽强的意志顶着外界的压力,并下狠心自我完善,将压力转变为动力。这个过程,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自律的力量是很容易放弃的。

那些有成就的企业领导者都在创业力基因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强悍。强悍的创业力基因的内涵还在于他们在判断和选择解决什么问题时,能将占位效应、锁定效应、网络效应三个维度做到极致(如图1所示)。

图1中,位置1市场地位影响力弱小、客户规模有限、进入门槛较低,位置2市场垄断完美、客户规模庞大、竞争壁垒超高。大多数企业领导者都希望自己的企业能从位置1发展到位置2,或者在任何一个维度有相当高或强的地位。但为什么有些企业做到了,有些企业还在途中,而大多数企业永远也做不到呢?

这与领导者商业基因的问题有关,也与企业商业基因的问题有关。暂且不谈企业组织的原因,就领导者商业基因而言,那些产品或服务遭到客户投诉的、市场增长缓慢的、找不到人才的、融不到资的、利润薄得难以为继的、管理力不从心的、或时好时坏的企业,其领导者或多或少都面临一些致命的瓶颈问题。

● 他们看不见、想不到、不敢想,常常导致在错误的方向上拼命奔跑;

● 他们判断差、规划弱、做事乱,常常导致有愿望无能力。

这是因为很多企业领导者严重缺乏创新的思辨能力,对正在变化的竞争焦点、趋势、规则认知不足,对是非判断模糊,心智杂乱,缺乏系统的价值观和做事的方法论。这种意识层次的问题属于认知力基因问题,它严重阻碍了企业领导者创业力基因的健康发展。

认知力基因:指引企业做正确的事、正确地做事的明灯

认知是人类对世界从感性知觉到理性思维的处理过程,是我们意识层次价值理性的核心。认知力基因是一个企业领导者在思想和思维方面对世界、对商业、对事业、对人生的深刻认知的能力和力量,它能让企业领导者形成一套独特的商业价值理性——做事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以逻辑、理性的方式方法直接指导商业行动。

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既能指导企业在正确的道路上插上翅膀、轻盈飞翔,也能让企业在崎岖的弯路上找到坦途。反之,也能误导企业在错误的方向上花费宝贵的资源。

通常,企业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的强与弱是通过“如何解决问题”展现的,其深层次的内涵意味着:

● 领导者以什么创新的商业模式承接愿景、使命去解决问题?好的商业模式能将愿景、使命嵌入产品、服务和组织中,赋予产品、服务活力和灵魂,孕育组织精神和文化;

● 领导者是如何处理成本、时机、学习曲线之间的关系的?包括以何种眼光、何种方式判断和抓住机会,以及用什么资源、以何种组织形式、以何种时机、以怎样的经验曲线来处理对待上述问题,等等。

“如何解决问题”通常是领导者和企业商业基因的隐性特质,一旦拥有,竞争对手就更难模仿。

价值理性:认知力基因塑造的原点

在我调研的企业家中,庄辰超是一个知道“如何解决问题”的高手,这与他独特的认知世界和商业的能力有直接关系。

庄辰超钟爱信息数字化的世界,他认为,世界是充满信息的,信息流动是一个完整的生态链。10年至20年后,CIO不再是一个工作而是一类公司承载一个行业的效能。这是因为,未来的企业将是一个个信息枢纽,也可能是一个个相互连接的子引擎。商业的价值在于基于客户解决问题,建立一套有信息网络的社会体系,并生产出多种多样的产品和服务,然后准确地分销到各类消费者手里。这个世界观变成了他事业的价值理性。

为此,他将价值理性和灵感信念转化为做事的方法论和行动,创造了一个超级人性化的、有聚合效应的、由快捷搜索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比如,在洞察到谷歌的信息交换搜索其实就是满足了各个商业子系统的需求后,他决定选择以旅游平台为事业的起步。因为旅游正好是这个信息流通体系交换的重点,涉及重要的信息需求,很容易切入到社会信息网络的体系中。之后,庄辰超投资了美丽说、融360等互联网企业也是基于这个价值理性的思路。

在创建组织的时候,庄辰超从来不找行业内的人,而主要以工程师来主导商业模式的构建。他认为,行业内的人有思维定势,不适合构建商业模式,有时还会是障碍;而等商业模式形成、稳定之后,再找行业内的专业人才,效果就非常好。这让去哪儿的企业组织和他一样充满了思维敏捷、科学经营的工程师活力和作风,也让组织能有条不紊地配合业务以三位数字的增长速度发展。这些做事的方式方法一旦成为庄辰超的认知力基因,别人要想复制、模仿将非常困难。

学习曲线:认知力基因进化的路径

读者也许会说,庄辰超是互联网弄潮儿的代表,那么,传统行业要拥抱互联网又会如何呢?

在互联网时代,对于很多传统企业来说,商业机会几乎都是平等的、透明的、开放的,但是为什么同样是做手机的小米能顺势崛起,而曾经是手机领袖的诺基亚却转身下沉了呢?

诺基亚帝国的衰落有很多原因,但没有上升学习曲线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诺基亚似乎躺在长达近七年辉煌的温床上,它的创新商业思维的神经麻木了,对新兴互联网带来的消费习惯、生活方式、竞争格局毫无觉知;积极学习和进取之心锐减;更没有对未来趋势的正确判断。其领导者并没有将新兴技术带来的商业、社会、人文变化嵌入学习曲线,以此来重塑那些过时的商业模式、也没有改进产品和服务。价值理念的落后,导致认知力基因被异化得脆弱了。基因弱、弱企业。

与诺基亚相反,在大众市场,雷军在短短几年内让小米手机横空出世,将别人要做十年、二十年才能实现的业绩在三年内完成了。有人说,这是雷军善于营销创新的结果,也有人将之归功于他在互联网上制造粉丝的创意。如果仅仅是一些营销学或粉丝术,凭借中国人的聪明是不难模仿的,但为什么小米很难学呢?

大凡一个时代英雄的诞生,都有它的深层次原因。一个学习力强、悟性高的企业家会将过往的经历积累,并与时俱进地嵌入进学习曲线,转变为认知力基因。

多年前因为要准备伯克利加州大学哈斯商学院的MBA教学用的、关于知识产权案例,我调访过坐落在珠海的金山和雷军的合伙人求伯君。为了梦想,雷军及其团队满怀激情又辛苦劳作地希望WPS能替代Windows。为了让梦想飞扬,做一个中国人自己的顶级软件,他们不惜砸锅卖铁(事实上卖掉自己的别墅),不惜艰难地逆水而上。一方面他们要对付来自盗版市场的猛烈冲击,另一方面还要抵抗来自微软强大垄断的入侵。那时,雷军和他的团队对全球化竞争的认知还不够深刻,在知识密集的领域,不但要有过硬的产品,而且要能驾驭市场的竞争焦点、游戏规则,仅凭满腔激情和拼搏是不够的。

幸运的是,雷军将他大半生花在软件平台、在线游戏及词典、在线网购、甚至天使投资等方面的丰富经验与当今互联网最前沿的知识结合,整合成今天的小米模式。

雷军洞察到移动互联网爆发增长带来的契机和大众粉丝经济的兴起,这给他带来了人生升华的一次机会。但更重要的是,多年来他对信息社会、对引领商业、对梦想事业、对自己人生的不断学习尝试,使他能通过学习曲线和经验曲线的积累增长的智慧,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商业价值观和方法论。例如,在经营企业上,他创立了一套与当下潮流趋势吻合的“专注、极致、口碑、快速”的价值原则;在天使投资方面,也有自己独到的三条广为传播的军规:不熟不投、只投人不投项目、投资帮忙绝不添乱。

今天的雷军不再是当年金山的雷军,除了要做一个伟大公司的梦想没有变外,所有的力量和能量都有了一种脱胎换骨、凤凰涅槃的转变。当雷军用崭新的互联网平台思维、方式、方法赋予了一个传统手机产品新的灵魂和生命时,这个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突变了、升华了,因为他建立的不仅仅是一个平台,而是用顺应这个时代大趋势的创新方式方法正在创造一个“创造工厂”。在那里,也许很多看似传统的、但却会让用户尖叫的产品和服务将以崭新的面貌闪亮登场。

灵感力基因:企业生命力的发动机

如果说灵感是一种存在于从内心到灵魂空间的冲动状态,它能突发创意、滋养梦想、生产力量,那么灵感力就是这种冲动的长久、持续状态。

一个企业领导者的行为是这个领导者物质与精神综合体的直接表达,这种表达的背后,不但受认知力基因的指引,更重要的是他/她对自己内心深处感知和灵性方面所产生的一种强烈的对生命的诉求,称之为领导者的灵感力基因。

灵感力基因可以是一个企业领导者内心世界向善向美的强大发动机,也可以是另一个企业领导者心灵深处自私索取的欲望驱动力。

升华商业创造的指南针

红领企业的创始人张代理是一个有强大灵感力基因的领导者。当我看见他一手打造的服装现代化个性定制系统时,非常惊讶,因为以工业标准化定制个性化,这将是一次不小的工业革命。让我想起二十世纪之初,美国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将装配线概念应用到汽车生产,从而在世界上掀起一场工业生产方式的革命,并对现代社会和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张代理在做一件大事,在中国市场机会遍地开花的时代,不去搞关系、不去捞机会,却自己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潜心研发一个高智能的现代化信息系统。从最初为了解决面料准确,到现在大客服的概念;实现全球实时运转,确保客户订单实时同步;客户下单、供应链、面料库存、辅料、缝制等,都要信息化。事实上,与其说是简单意义上的信息化,不如说它就是一个神经系统。张代理也因此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这对从来没有IT背景的张代理来说,在一个充斥着机会主义的市场,没有一种强大的驱动力是很难坚持的。正像他说的,“抵制诱惑,不是残酷,而是残忍”,因为全公司的人从一开始就反对他,而他用默默的行动证明了“真理有时候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

张代理的执着创造让人从内心油然萌生对这个企业家的无限敬重。是什么力量让张代理要做这样的大事?

张代理内心深处藏着一份情怀,他说:“我一定不能白来世界一趟,一定要留下些东西,我要改变欺骗、欺诈和不公平,要留下诚信的商业文明。这样我们离开的时候就瞑目了。”原来在他的创业生涯中,内心一直对商业社会的不公平和欺诈恨之入骨,但有时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妥协。例如,一个服装品牌进入一个有名望的商城时,要向一道一道人为的“关卡”缴纳费用,逼迫供应商不得不加价,从而将成本不公平地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生命中对诉求公平的这种状态,让张代理有了创造新商业的无限灵感和无穷力量。在企业有了一点财富积累后,他就决定用有限的资源开发一个能直接连接消费者的系统,以此与不公平抗争、颠覆不公平竞争。

在完成这个革命性的系统平台的过程中,张代理内心的诉求又升华了。他希望女儿传承红领的强基因,要让本来只有特权阶层才能享受的定制不再是奢侈品,要让人人享受到着装文明,通过共同建设而创造新的商业文明,正像他说的,“我喜欢的世界就是公平、公正、透明、阳光,我要通过这份事业推广这些文明。”这种强大的灵感力基因有可能驱动一场新文明主义革命,它的意义也许不亚于当年的“福特主义”革命。

启动商业创造的发动机

乔布斯和他的苹果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企业生命力的代表,能与其媲美的非Musk和他的那些商业奇迹莫属。

Musk可能是当今世界拥有最强大灵感力基因的典型代表人物。Musk是全球商界、科技界、学界的传奇,从1995年到2013年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四十岁刚出头的他,不但创办了世界最前沿的跨界企业——互联网ZIP2、金融互联网PayRal、智能电动汽车TeslaMotor、私人太空发射SpaceX、太阳能新能源Solarcity等商业神话,而且创造了财富增长的奇迹,这些企业为他带来平均最低九位数美元的收益。尽管中途事业曾一度波澜迭起,甚至面临倒闭,但并没削弱其强大的、让企业生命再生的能力和力量。

是什么样的生命诉求让他拥有如此强大的灵感力基因去驱动创造一个个奇迹呢?

Musk曾经发誓“我宁愿死在火星上,也不会倒在压力下”,为拯救地球疯狂,要用超人的方式付诸行动“创造不同”。无论是互联网、新能源或是火箭飞太空,对于Musk而言,他内心深处强烈的对人和地球的责任和关爱是他的生命诉求,也是嵌入他商业生命的灵感力基因,并成为创造他那些非凡企业的发动机。

当拥有比一般人来得强烈得多的灵感力基因,Musk就有了比他人更能准确地判断不确定的未来、坚定信念、创造奇迹的力量。为了遏制地球变暖,Musk没有浪费时间把那些过时的垃圾组件拼凑成略胜一筹的产品充斥市场,而是创建了TelasMoto,设计、创造世界上并不存在的新颖、有趣、超酷的全智能电动汽车,完全颠覆传统汽车的商业世界。

为了遏制地球资源枯竭、创造人类美好生活――他坚信,对石油的依赖是对世界和平与安全、全球经济与地球环境的威胁,人类世界必须远离如石油和煤炭的化工燃料,向太阳能等再生能源过渡;进而判断,人类生活将越来越多地向网上世界迁移――他采取行动,创建了网上城市指南(ZIP2)、网上银行(X.com)、在线支付公司(贝宝);并创建了SolarCity,向居民和企业提供与现有电力系统价格相近的太阳能系统;还创建了一个以太阳能驱动的“HyperLoop”交通运输系统,让乘客在陆地上可以享受两倍于喷气客机速度的旅途。

为了人类的延续――他相信人类必将迁移到宇宙,“迟早,我们要么奔出这个地球,要么灭绝”――他让SpaceX诞生了,他要彻底改变太空旅行,挖掘空间小行星,并把移民送到火星。

与Musk一起创业的很多同伴并非都能接受他的激情、灵感、信念。他们中的很多人早早退出、功亏一篑。他们并不是个个都能与Musk一样有同等强度的灵感力基因。灵感力基因是Musk创造商业的发动机,我们能洞察到,这台发动机才刚刚开启,他将引领我们进入一个更激动人心的世界。

推进商业创造的增强剂

在复杂的商业社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是很难真正准确界定的,或者说很难决定。例如,不以搞关系打通市场渠道、拿到销售订单对很多企业来说不太可能,但艾比森的创始人丁彦辉却做到了,这对一个有十多亿收入的企业来说,非常不容易。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个深圳的草根企业家做到呢?

1996年因不甘寂寞做乡村教师,丁彦辉怀揣借来的500元钱从边远的甘肃辗转来到陌生的深圳。洗过碗、当过苦力工人,折腾到2001年终于攒了10万元,与曾经的同事和发小一起租了26平方米的办公室创办了艾比森,生产LED照明及显示屏系列,做到今天年收入12亿,成为这个领域的龙头。所有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要在这个时代践行他的承诺:“我作为男人的责任,要做一个中国‘第一’的企业。”

这种追求第一、承担责任的生命原动力,在2005年丁彦辉沙漠之行后升华了灵感力基因。

因对出国和开拓国外市场的好奇,在沒有任何语言和文化准备下,丁彦辉近“白痴”般地来到沙特阿拉伯世界。进了沙漠忘记了时间,返程机票多次过期,银行卡被冻结,在阿拉伯沙漠里奔袭一个多月,不小心又摔坏尾骨,没地方治疗。但是,他在身陷沙漠近乎身无分文的困境下,不忘抄下路边广告牌上的电话,以便试探性地卖掉自己的产品。他还给国内的伙伴发短信打气鼓劲,要争取每天搞定一个订单,报喜不报忧。最后沙漠一个月的历险让丁彦辉拿到了第一个国际订单。

当你把自己的灵魂和一切押上,将事情做到极致,上帝都会帮你。丁彦辉这次有惊无险的经历为艾比森打开了国际市场的大门,促使他们从内到外,经营和管理按世界客户的高要求设计、规划、执行。难怪他们可以征服欧美市场,快速拓展100 多个国家的国际通道。

一语承诺顶千斤,丁彦辉不但在公司倡导要做一家世界级的中国企业,还将“诚信、感恩、负责任”虔诚地挂在公司墙上,作为企业做人做事的准则。在外,丁彦辉从不掩饰自己的国家情结和责任。有一次,他的外国客户告诫他,为了更好地销售自己的产品,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并给他取了一个日本名字。这深深触动了他的灵魂,让他更加强烈立志要把企业做第一为国争光,还给当时未满一岁的儿子取名叫丁汉,并给国内的伙伴发了一个特别的短信,“我们一定要做中国最好的产品!”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为国家的强大出一份力。

责任感是丁彦辉灵感力基因的一种增强剂,在LED市场一片危机、各处唱衰的困境下,艾比森却逆市成长年年保持不菲的增长率。

重塑企业生命力之道

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3D打印等带来的不仅是新技术,更重要的是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让人类有一次伟大的机会回归本真、重塑自己。在这个新机会下,企业的生与死、生命的强与弱,就像人类的生与死和生命的强与弱一样,将取决于它有什么样的企业DNA,其中企业领导者的创业力、认知力、灵感力三大商业基因要素将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决定企业未来的命运(见图2)。

大多数企业领导者的商业基因是不完整的,或者是有缺陷的、初级的。要重塑一个有强大生命力的企业,企业领导者就必须从变革自我开始,从重塑自己的商业基因起步。

重塑灵感力基因

重塑一个企业领导者的灵感力基因,不一定非要有做一个伟大公司的梦想,而是不要忽略生命的诉求。要发展发愿的能力,一种能让人心动、感动和行动的愿景、使命、信念。

很多领导者还没有理清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终极目的是什么。工作中几乎没有对他们真正重要的、愿意冒险一生去奋斗的心愿。这样的企业家所领导的员工也更倾向于将获得金钱、名誉、安全、有条件的人生体验、或展现小我作为他们工作的目的和追求。

心动什么、相信什么与行动什么之间的有一种密切相关性,它是一个人能否诚实对待自己灵魂和肉体之气节的一种定义,那些有问题的企业家及其员工通常嘴上说相信一件事,但他们的行动却违背心愿做完全不同的事。这种对自己不诚实的行为往往导致对他人的不诚实,甚至误导或说服他人违背本真做事。

灵感力基因是不可模仿和复制的,也是学不来的。获取它,需要企业领导者让内心安静下来,不断内省、拷问、对话自己,从而觉醒。觉醒就是要将一个人灵性中的小爱进化为大爱,将大爱转化为生命中的认知和行动。做到了,就连上帝都会出来帮他,这就是我们常常看到的商业世界的奇迹。

一旦拥有灵感力基因,企业领导者就能够清晰地预见和制定有灵魂的企业愿景、使命、价值观,而不是挂在墙上和口中念叨的条条框框。乔布斯常常引用毕加索的这句话来说明灵感力对一切创新的重要性:“好的艺术家只是照抄,而伟大的艺术家是窃取灵感。”一个有灵感力基因的企业家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重塑认知力基因

重塑一个企业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就是要建立企业领导者的新价值理性体系。这需要企业领导者首先自我革命,摒弃那些惯性的、指导以前成功的过时思维。

在飞速变化和复杂的商业世界,为什么只有少数人能更准确地洞察和判断出真相?是因为,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往往受同龄人或所谓榜样的影响,或受流行文化等影响。有些人崇拜教科书上的教条,并惯性僵硬地套用到实践中,骨子里不愿意探索,也不相信创新,尽管天天喊创新。

有些人喜欢浮夸、跟风,不假思索地将企业的成功套用在一些心血来潮的概念上。例如现在流行的“某某基因说”,认为腾讯做电商不够成功是因为腾讯缺少商业基因,传统企业做不了互联网是因为没有互联网基因,易信和来往进展缓慢是因为网易和阿里巴巴没有社交基因等等。且不说对基因本质理解的深浅,这样的说法好像在说腾讯只能做成社交、阿里只能做成B2B商城。只有不同的强基因、弱基因、及其不同的结构才是决定企业不同命运的关键。而所谓的互联网基因、社交基因等说法,也许仅是企业的一个决策和选择,而非企业故事的全貌。

过时的知识、教条化的工具模型、不求甚解的作风固化了我们判断、观察事物的思维和模式,让我们失去穿透事物本质的洞察能力、预见能力、创新能力,更让我们失去了持续的创新动力和愿景能力。

重塑认知力基因可以通过变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对事物对错的判断方式、对各种路径的选择决策来实现。大凡认知力基因强的企业领导者都表现出极强的独立思考能力、愉悦学习能力、敏锐感悟能力的特征,这些能力可以通过培育、训练、学习获得。

例如,企业领导者可以通过有规律的自我评估和自我教育来提升独立思考的能力,这种评估训练包括不断地循环以下的思考练习:

● 我的判断是基于完整的、准确的事实或是根据自己的偏见?

● 我的判断反映了神奇的现实模型或是反映了逻辑的、科学的模型?

● 我的决策是基于道德和伦理方面的考虑或是自私的、个人的目的?

● 我的决策是创新的、深思熟虑的或是旧有思维性习惯?

通过评估我们是如何判断和决策的,我们对“我们是谁”就会有更多的发现和认知,也由此会逐渐建立一个新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重塑创业力基因

重塑一个企业领导者的创业力基因,就是要重新审视我们的行为与我们的价值观、使命、信念是否完全一致。做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事,让行为与灵感和理念结合,并以自身的行动激励和引领他人。

很多企业的领导者缺乏创业力基因,是因为做事不能专注、不能坚守、惰性十足、或急功近利,他们心中想的、嘴上说的与手上做的是两样、甚至多样。导致企业的员工也几乎会表现出这些相同的行为特点。

改掉旧有的习惯是重塑创业力的开始。如果没有与这个时代合拍的行为,我们就不会有符合这个时代的创造,而且还会用那些学来的理性思维、知识和工具与这个时代对抗。

企业家要拥抱这个变革的时代,首先必须要从革自己的命开始,那就是你有无意志力从改变自己的习惯开始?例如,对一个人、对一件事的判断方式变了吗?对结交的人群和沟通的方式变了吗?使用做事的工具变了吗?

大凡有强大创业力基因的企业领导者都训练出强大的自律品格,他们积极坚守和跟随自己的信念、激情、才华,也因此有巨大的能量发展价值理性和战略策略,并努力践行梦想,他们的活力、思想、时间也都成为他们业务发展取之不竭的资源和源泉。

只有当一个领导者的灵感力基因、认知力基因和创业力基因同时作用在一个相同的频道上时,企业领导者的商业基因才是最强大的,可穿透本质,可事半功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见有些企业领导者充满激情、动力、灵性,但其创业力基因很弱,企业容易陷入干打雷不下雨的困境;或者领导者的创业力基因很强,但缺乏强大认知力基因,企业容易原地踏步,或老牛拉破车、举步维艰。

企业领导者的商业基因可以塑造和进化,一旦塑造成功,将难以模仿,更难以复制。这就是为什么成功的企业永远有其不重复的成功故事。小米难模仿,苹果难学,能看懂已是幸运了。


分享到:
编辑推荐
精彩热图
Copyright 2013-2017 中国国家企业信息网 版权所有 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删除 1700055555@qq.com